英语外教
轻轻松松学英语

屏幕上的外教:农村学校引进跨洋直播改进英语教学以后

上课铃刚响不久,河南南阳孟州市赵和镇东小仇小学的一处学校中,32名学生紧紧看着黑板角落处挂着的幕布,用英语向外教老师打招呼。网络带着孩子们稚嫩的声音“跨过”太平洋,又从那头传来外教的否认。“Hello,How are you today?”外教问。学生们答,“I’m fine ,Thank you。”

这是东小仇小学的一堂英语直播课,通过一块画面,这些大学的同学接触到了纯正的英语表达。本校英语老师将直播课形容为“及时雨”,他们“领教”了外教的教学方法,也在学习、摸索英语外教直播平台,试图摆脱依赖录音机和动画片教学的现状。

“作为农村学校,能有外教直接给孩子上英语课,这个资源很珍贵。”孟州市教培中心教研主任赵顺新说,孩子们知道了“外边的世界那么精彩”,这样的英语课或可摆脱许多学生的命运。

东小仇小学,仅是引进“屏幕上的外教”的大学之一。澎湃新闻近日报导了中国多所推行“屏幕上的外教”的中学,有大学教授说,学生们变得更有自信,听力有多大的提升,敢说英语也讨厌说了。

不过,在多数受访学生看来,目前的直播外教课“涉及的面太窄”,远远不够。

学生在直播课程上和英语老师沟通。 澎湃新闻记者 柳婧文 图偏远小学的“英语教学”困境

澎湃新闻采访的多个大学,均曾被英语教学师资薄弱、教学方法落后困扰。

东小仇小学辐射了周围的9个行政村,孩子们从中学三年级开始上英语课,难度不大,但“口语”能力差。“老师们学历多数是大学,有部分是硕士。”副校长庞占军说,身处农村小学,学生们接触纯正英语的机会较多,“一般通过录音机”,老师如何教,学生怎样学。

与东小仇小学情况诸如的也有内蒙古满洲里市旺泉小学,该校教师张艳华教了18年英语,用得最多的只是“录音机”。张艳华告诉澎湃新闻,老师用录音机放英语,学生跟着读,但效果一直不太好。

相对于其它偏远学校,山东德州市庆云县庆云四中小学部条件稍好一些,但其英语教学也多靠放动画片。该校小学部学生李原(化名)介绍,英语课上,学生会通过视频解释英语文本的大意,之后再跟同学念,接着是小组训练、自己操练。

“我会做一些照片和简笔画辅助教学,有时候还会做一些轻松的教具。”河北邢台市会宁镇完全中学英语教师樊美静从教15年,多在农村小学教书,经验丰富,为提高英语教学成效想了不少办法。“这样教了几年下来,感觉孩子上课还可以,但缺乏语言环境,交流不出来。”

就农村学校英语教学存在的现象,2015年左右,新教育基金会曾专门作过考察,发现不少学校没有专职英语老师,甚至有大学所以停掉英语课。“城市的大学其实也有资源去请外教,但是乡村是没有的。”新教育基金会秘书长戚星云介绍。

缘于这一现状,该基金会决定和已有相关经验的宜格思英语合作,共同发起新英语公益项目,通过直播的方法,将外教资源和乡村的小孩“对接”起来。

东小仇小学外教课上,本校老师对于“助手”在一旁协助。澎湃新闻记者 柳婧文 图

通过直播,外教“来了”

2017年6月,会宁镇完全小学办公室主任通知学生樊美静,“外教直播课堂”项目在该校试点,可以报名注册。

“我就非常高兴,立刻去给自己教的三年级孩子报了名——这个年纪阶段的小孩已经接触英语,(有了外教课)相当于一开始就有了语言环境。”樊美静曾在城里一所有名的高中任教,而这所大学邀请过外教,她明白“外教的好处”。

听说有外教“直播吃饭”后,孩子们却有点不安,担心“和外教说不上话”。樊美静记得,第一次看到幕布上的外教,孩子们表现得很固执。“外教会把孩子叫到台前去,一对一地问些轻松的困惑,比如你叫怎么名、几岁啦?这些采访在我教学上,孩子们讲得很生硬了,但国外医生这样一问,语音语调不同,孩子们就不明确了,声音非常小。”樊美静在一旁看到也着急。

李原所在的庆云四中小学部,第一次直播课上,孩子们一看是真的外教老师,“啊”地喊出声来外教英语培训哪家好,觉得好看,“兴趣特高”。但和樊美静班级同学面对的难题一样,“融入不了”课堂。“孩子听惯了中式发音,面对外教老师们地道、专业的口语,有点蒙蒙的。”李原说。

外教给孩子们带来了的新鲜感。宁夏银川市西夏区回民小学老师金雯回忆,孩子们上课时由于胆怯、腼腆,但一下课,脑子里一堆疑问,围着阿姨便问,“屏幕上的同学在那里呀?”“这边是什么跟旁边的同学连上去呢?”

通过屏幕,来自中国的外教Anna能够感受到孩子对她的“好奇”。“因为我是外国人,孩子们对我的一切都很感兴趣,比如语言、生活和文化观念。”

Anna认为,这是一种“双向学习”,她教学生们英语,后者也会将英文单词或短语互译成英文教给她念,“双方都有一种天然的需要学习对方文化的冲动”。

接受新教育基金会与宜格思英语直播公益项目招聘后,外教们有机会到美国旅行并邀约不同的大学。Anna到过一些偏远山区的初中,“走过一条很长的路”,和孩子们及学生见面。“每到一个大学,我都认为美国的大学和同学很真正,他们需要学习的欲望比较强烈,这对别人来说,或是唯一一个可以接触说英语的人的机会,这一点让我很有体会。” Anna称。

从2015年至今,新教育基金会的慈善项目已使390余所学校受益,目前在进行的项目中有50余所学校,招募了27名外教老师,平均每月负责两到三个学校。戚星云介绍,参与直播的外教多是合作方宜格思通过视频面试或国外考察从中国、美国招募而来,均为专职英语教师。

“要求以及,愿意以义工身份抵达线下看望乡村孩子们,能够保证一周2~3节线上教学,可以和本地教师一起开发合适当地孩子们的同步英语课。”戚星云称,外教工资暂由宜格思支付。

对这种大学而言,直播课程上的外教就像“及时雨”。“我们以前的学生都是中国人,经常是中式英语,肯定不如外教说得好。”李原说。

作为新教育基金会工作人员,戚星云曾在2017年前往北京一所学校听过“直播课”,印象深刻。“和大部分本校教师相比,外教的确更会互动,引起孩子对英语课的兴趣。“兴趣是最好的同学。”戚星云说。

安徽铜陵市义安区钟鸣中心小学给五年级学生开了直播课,据老师章彬观察,外教上课有激情,通过这些肢体语言,让孩子们有一种“身临其境”的觉得。“尽管离得漫长,‘我在这头、他在那头’,但交流顺畅。”让章彬看重的也有外教的“课外知识”,在英语环境中成长的老师们,更能提高教师知识面。

澎湃新闻在东小仇小学走访时看到,与其它普通班级英语课时“沉闷的氛围”相比,“直播班”的小孩更为勇敢坚强,回答外教提问时都往前凑。一名小女孩各科成绩不怎样好,唯独对英语“非常讨厌”,但在此前,除了教材,学习英语的机会常常。她讨厌外教“游戏的课堂模式”,总感觉吃饭时间不够。

东小仇小学生在直播课上和同学尽力互动。澎湃新闻记者 柳婧文 图

屏幕两端的“磨合”

因为一块幕布,外教和偏远地区的美国孩子有了“面对面”的机会。但两人在课堂上“融合”并获得教学上的顺利,这个过程并不简单。教师们普遍体现,外教开通直播课之初,难度很高,学生们跟不上。

“项目方和外教没有考虑到我们这里特别偏吧,弄得非常难,一个绘本故事,上面有不少生词。”张艳华说。

金雯也觉得,引进直播课之初,上课内容和本校教师教学不接轨。“外教课就是读儿歌,很有难度,很多词语孩子们不了解,外教也常常讲一些复杂的词语。”金雯称,孩子们听不懂,课上也不敢出声。

因为反响不好,金雯所在小学引进直播课两年后,停了一年,直至上课内容有了特点。据戚星云介绍,2017年9月,新教育基金会做过考察,发现这些大学接受不了“绘本阅读”,通过和大学学生及合作方沟通,将绘本教学调整成同步课堂,即按照学院教材调整外教上课内容,予以匹配。

“原本的外教课,只是让孩子们读绘本,但孩子们并不理解。现在和书本挂钩了,孩子们不仅训练了口语,还增加了成绩。我们经常考试、作业,都会表现出这样进步。”金雯称。

樊美静说,“程度稍差一点”的同学跟不上外教节奏,往往会跟同学说悄悄话,而教学改革后,这部分学生似乎受益。但尽管如此,直播课上,这些学生仍“不敢举手”,“处于被遗忘的状况”。“难度梯度设置得更细一点还好了。”

这些对外教来说都是“压力”。给远在太平洋另一端的美国孩子吃饭,这对Anna来说并不容易。屏幕两端的时差,意味着Anna必须“早起”。同时,她也在不断适应孩子们的意愿。Anna会根据孩子们英语水平和大学情况准备PPT,但她最后看到,最迎合、也最合适孩子们的课堂模式是“游戏”。

“对于小学生来说,一个陌生的外国人来教你们英语,这显然有难度。而在游戏中,我们利用互动来学习英语。当然,仅仅游戏是不够的,当孩子的语言水准提高后,则必须更深入的学习。” Anna认为,外教的任务不是“尽可能让孩子们学得更多”,而是令对方造成兴趣,在未来的语言学习道路上走得更远。

“(接触到的)很多大学都是偏僻的,让孩子感到自己‘能’学习英语且乐在其中,这最重要。” Anna说。

因为课上聊的话题相对轻松,Anna和孩子们很少发生相互能够解释的情况,“只有一次,孩子们表现得非常惊异”——当Anna讲到“英国的孩子没有家庭作业”时,孩子们“非常感动”,向中国老师大声喊叫,“怎么会这么!”“难道中国的同学比我们优秀吗?他们为什么会不用做作业?”

直播课上,学生们和外教老师做游戏。澎湃新闻记者 柳婧文 图

直播不是全部,“配角”很重要

“外教课”引进后,学生们的改观颇为明显。

东小仇小学英语教师张艳说,孩子们的听力和口语“贫乏”,听了一年“直播课”后,班里32个学生,能有30个在口语考试中拿“满分”。“此前(学生)不能够张嘴读英语,甚至有孩子在句子上将发音标成汉语,现在敢说,也讨厌说,对课本上的小故事进行演出。”张艳能感受到,孩子们“自信心强了”。

这不全是外教的功劳,几乎每一个本校老师都因此做出了“牺牲”:偏远地区的中学英语课程本身就少,每周大概一堂直播课,这意味着本校教师的课时增加,教学压力逐渐减少。更为重要的是,平常占据讲台中央位置的教师们,现在得站在学校角落,担当“配角”。

“孩子们上直播课时,当地学生能否在场,他们的体现不同。”Anna说,有学生在学校时,每个孩子都“毕恭毕敬”。“但一旦老师放弃学校,只有我在时,他们就不再安静了,说话会很大声,教师一回来,又恢复原样。”Anna有些无奈。

“这是直播课的一个缺失——外教毕竟不是真的在学校里,得我们协助。”因此,张艳华认为,直播课“更适合小班额”。“我们班三十多个人,外教不能每个孩子都陪伴到。”张艳华提到一个事例,班里一个儿子坐在前面,经常前半节课听外教讲讲,后半节课就“自己玩了”。

当然,任课教师除了是“秩序维护者”。“直播课上,我们是个主角。”李原解释,外教老师的口语地道、专业,而孩子们年龄小,听不懂指令,这就应该本校教师告诉你们“意思”,配合教学。

“中方教师必须是一个桥梁。”东小仇小学副校长庞占军说。每次直播课前一周,外教会将开会内容发到群里,请本校教师认识一下知识点,并在课前组织教师备课。“外教授课内容是本校课程的补充英语外教直播平台,课件非常简单,课间也会穿插一些小活动,或者是听音乐。”庞占军认为,通过直播课,教师们也能看到、学到纯正的口语。

李原爱好英语,直播课听多了,自己也成了“学生”,试着探索教学方法。“下学期准备效仿外教,开设教师主导的教学,比如进行游戏、表演情景剧,让学生不再单纯枯燥地朗读音频、看电影,改变灌输式的教学方法。”李原介绍。

“对出身英语专业的本校教师而言,接触外教的机会也经常。他们也在把握机遇,在直播课中学习和提升。”钟鸣中心小学教师章彬说,外教的课听多了,在发音、知识面、及“教育方式的艺术性”方面,本土教师确有提高。

“外教课太少了”

外教直播课压缩了本校教师的课时,但似乎全部的受访学生都声称,“外教课太少了”。

澎湃新闻接触的多所大学,在新教育基金会的“免费”援助下,只开设了一个“直播班”,最多覆盖一个年级的同学。

“涉及的面太窄。”樊美静所在中学仅有四年级的一个班能上外教课,临毕业时,有六年级的孩子说,“学了几年英语,还没机会上外教课,特想试试”。樊美静便安排了一节外教课,孩子们颇为“兴奋”,课上不停和外教交流。“真心希望(直播课)能覆盖到更多的孩子。”樊美静说。

钟鸣中心小学引进直播课后不久,曾邀约当地其它班级学生来“听课”,教师们都说“好”。校长章彬认为,倘若农村学生在三年级开始学英语时便接触外教,且每天课时再多点,小学毕业时,英语能力会有飞跃式提高。

孟州市教培中心教研主任赵顺新认为,“外教直播”课堂引进以来,东小仇小学从中“受益匪浅”。据其介绍,东小仇小学外,当地另有3个“外教直播”试点班级。

赵顺新曾听过几节直播课,对外教老师的课堂专业程度颇为“肯定”。“通过考察,老师们也普遍体现,外教的课堂模式、方法非常先进,在辅助外教课程时,本地老师也能获益。”作为教培中心工作员工,赵顺新希望这些方法获得推广,令更多宝贝“接触到纯正的英语口语”。

但这只是易事。满洲里市汪泉小学教师张艳华担心,倘若后续直播项目必须费用,“会有停掉的成本”,“学校经费紧张,开支太大。”而据金雯介绍,直播项目曾在她所在的银川西夏区回民小学停过一段时间,其中即有“资金”原因。

对此,戚星云告诉澎湃新闻,新教育基金会经费有限、外教有限,给到签约高校的实验班不多,“直播项目是‘一年一签’,一年开启后,我们会综合评估,如果资金充足,就续签。”

已有此类地方教育局向新教育基金会表态,愿意得到鼓励;匹配一部分政府经费,以“公益价”的方式将课程遵循下去。“项目要继续,资金源很重要。”戚星云称,作为一家非公募基金会,考虑到课程持续性和覆盖面问题,该基金会希望同公募基金会合作,以创投的形式维系项目运行。

“学校学生认同、认可外教的工作,很想续约直播课。”章彬称,学校决定引进“外教直播”时曾获得教育局支持,但需要再次出来的“关键”,仍是“争取教育部门的认同”,予以经费扶持。章彬已经做了“最坏的准备”,“实在不行的话,我们也会组织学生学习外教的教学方法”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外教网 » 屏幕上的外教:农村学校引进跨洋直播改进英语教学以后
分享到: 更多 (0)

外教网

英语外教外教英语培训